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优秀青年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他癫病犯了,惹不得
    朱瞻基道:“被牵连到叛乱中的百姓实在是太多了,真要是尽数杀了,那整个旧洪不说是千里无人烟,也差不多该十室九空了。”

    杨少峰却冷笑一声,反问道:“陈熙是什么人?他们作乱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大明什么时候缺过人?”

    一连三个问题,直接将朱瞻基给问住了。

    陈熙不姓陈,这个土生土长的旧港权贵跟大明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作乱的目的是为了干掉倾向于大明的施家兄妹,然后再伏击掉郑和的西洋舰队,从而称霸整个西洋。

    换句话说,整个旧港之乱完全就是因为这些旧港土著权贵们对大明心生不满而引起的,留下那些偏向于这些土著权贵的百姓,对于整个舰队或者对于整个大明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杨少峰没有告诉朱瞻基的是,旧港这个破地方的土著从生下来的那天就带着原罪

    从建奴钱聋五钱的红溪惨案到1945年11月的泗水惨案、1946年3月的万隆惨案、1946 年6月的文登惨案、8月山口洋惨案、9月的巴眼亚底惨案和1947年1月巨港惨案、1965年的9·30事件、1998年的“黑色五月暴动”……

    (如果感兴趣,可以去搜索一部入围奥斯卡金像奖的纪录片电影《杀戮演绎》,又名《我是杀人魔王》,讲述的就是9·30事件,导演约书亚·奥本海默。)

    “除了那些能够自证身份的大明百姓,或者是故宋遗民的子孙后代之外,剩下的一个不留,无论有没有参与到此次的叛乱,全部拉去修路。”

    杨少峰狞笑着道:“宁愿旧港不长草,也要彻底解决旧港岛!”

    施二姐似乎被杨少峰杀气腾腾的话给吓住了,嗫喏着道:“这……这……”

    朱瞻基揉着脑袋说道:“二姐先不要说话,这个混子的癫病犯了,这时候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

    施二姐有些拿不准杨少峰的身份,迟疑道:“这位是?”

    郑和一拍脑袋,笑道:“忘了替二姐引见了。这位乃是皇太孙殿下的结义兄弟,永乐十三年的六首状元,江湖人送外号惹不得,行事向来张狂,他说要旧港不长草,多半不是随便说说。”

    朱瞻基也适时的补充了一句:“嗯,他犯了癫病的时候,连皇爷爷都不愿意管他,偏偏他又手握尚方剑和王命旗牌,整支舰队里面其实就他说的最管用。”

    得了朱瞻基的提示,杨少峰忽然眼睛一亮,对吴明吩咐道:“请王命旗牌!”

    请出了王命旗牌,杨少峰刚才的满脸愁容顿时一扫而空,待朱瞻基和朱高燧和郑和、施二姐等人都向着王命旗牌行礼之后,杨少峰才狞笑着道:“传令,即日起旧港进入军事管制状态,任何非西洋舰队船只不得出港,任何人不得离开,任何人和船只都不得进入旧港,违者直接击毙击沉。

    从即日起,废除旧港宣慰使司,改设旧港府,暂任施二姐为旧港府知府,施济孙为旧港府同知,待回航之后,本官会禀明圣上与户部再行安排。

    从即日起,由锦衣卫吴明率领锦衣卫和舰队将士对旧港所有人展开登记排查,凡参与反叛者,无论出身,杀!

    未参与反叛者,除拥有大明户籍的百姓和故宋遗民的后裔之外,余者集中看管,待回航之时另行安排。

    待丁口全部排查登记完成之后,由旧港府知府衙门依《大明律》对居住在旧港的大明百姓分配田地、房屋,耕牛和种子,待回航之后由户部统一拨付。”

    望着有些傻眼的施二姐,杨少峰呵呵冷笑着道:“虽然旧港废司改府,可是陛下不会亏了二姐,回头杨某也会替二姐向皇爷爷禀明情况,待有封赏下来,只怕不是一个世袭的宣慰使可比。”

    见施二姐又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朱瞻基干脆挠头道:“二姐勿慌,本宫也会代二姐向皇爷爷陈情。

    至于现在,这个混子的癫病犯了,他又是凭着王命旗牌发号施令,现在本宫已经指挥不动舰队了……”

    施二姐彻底傻眼了好好的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好好的世袭宣慰使就变成了一个知府?好好的旧港宣慰使司变成了旧港府?那我这个三佛齐女王又该怎么算?

    可是施二姐又不敢反驳杨少峰的命令。

    先不说施二姐很清楚杨少峰手中的尚方剑和王命旗牌到底代表了什么,就算是杨少峰手里没有尚方剑和王命旗牌,一轮又一轮的炮火将整个旧港叛军送进地狱的惨烈场面和锦衣卫拿人办案时说杀人全家就绝不会放过一条狗的冷酷决绝也让施二姐心生惧意。

    ……

    瞧着施二姐退下的身影,朱瞻基眨着眼睛道:“旧港宣慰司变成了旧港府,好好的三佛齐女王也变成了旧港知府……”

    杨少峰道:“你喝假酒了?这里是旧港府,哪儿有什么三佛齐?要不是舰队正好赶上了,估计她施二姐都已经凉透了,还三佛齐呢?

    不过,也是她施二姐命好,正好碰到舰队回来,再加上我这个人又心软,她不仅捡回来一条命,还能再做一任旧港府的知府,啧啧,都是命啊。”

    朱瞻基忽然挤眉弄眼的道:“话说,这施二姐的模样也不算差,你干脆把她收进房里,回头再给你生个一男半女的……”

    杨少峰斜着眼睛道:“说什么屁话呢!看人漂亮就收进房里?你怎么不收?还有,今天你说我犯癫病足足说了两次!”

    朱瞻基嘿嘿笑着道:“别在意那些细节,今天我配合的怎么样?还有,要是没有我的提醒,你是不是就把王命旗牌这回事儿给忘了?”

    “呸!”

    杨少峰道:“怎么可能,不过是一时疏忽罢了,就算你不提醒,我也照样能想起来。

    现在这事儿解决的多好,整个旧港彻底归了大明,回头再设立一个旧港卫,每隔几年就派一个倒霉蛋过来当指挥使,简直完美!”

    想了想,杨少峰又接着说道:“对了,满者伯夷……”

    还没等朱瞻基回答,朱高燧就先炸毛了:“小王八蛋你没完了!占城你耽搁了好几天也就算了,旧港这里看样子也得耽误挺长一段时间,老子这新大陆还没个影子!

    还有,现在被你们这么一搞,整个旧港基本上就剩不下什么人了,老子找新大陆的事情怎么办?”

    杨少峰斟酌着道:“不是还有那些大明百姓和前宋遗民么?有他们在,想必不会耽误了寻找新大陆的事情。

    倒是满者伯夷,既然陈熙交待说他跟满者伯夷那边有联系,倒不如……”

    “你想都别想!”

    朱高燧黑着脸道:“在找到新大陆之前,你再敢给老子搞这些破事儿,老子就揍你!回去之后再让你爹揍你!”

    杨少峰神色一滞,嘴里小声嘟囔道:“还带找家长的?干了满者伯夷不就是开疆扩土?比费劲巴拉的去找新大陆可划算多了!”

    朱高燧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道:“你可老实点儿吧!

    人家施二姐是旧港宣慰使没错,可是人家也是三佛齐女王,被你这么一折腾,好好的女王变成了旧港府知府,你说人家这心里能没点儿想法?

    再说了,那满者伯夷和三佛齐怎么打生打死是他们的事儿,你这么一掺和……”

    杨少峰摊开手,一脸的无奈之色:“三叔这话可就不对了!侄儿一直说的是旧港宣慰司变成旧港府的事儿,可没说他三佛齐的事儿。

    如果她施二姐心里不爽利,大可挂印而去,不做这个旧港府知府也就是了,她自己随便找块地方重新立国,难道小侄还会拦着她不成?”

    朱高燧愣愣的瞧着杨少峰,过了好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赞道:“真不要脸!”

    杨少峰得意洋洋的谢过了朱高燧的夸赞,然后又扭头对郑和说道:“这段时间还要麻烦郑公公,万一那施二姐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还是要及早处置为上。还有满者伯夷那边,同样也得使人注意一些。”

    郑和嗯了一声道:“状元公放心,如何满者伯夷敢纵兵来攻,咱家就直接把他们送去见龙王爷。现在的问题反倒是那些百姓,除了参与反叛的之外,还有许多拥有大明户籍的百姓和前宋遗民,他们?”

    杨少峰呵呵冷笑一声,没有直接回答郑和的问题,反而将目光投向了朱瞻基:“五年规划里面的三横三纵道路贯通整个大明,可是有有许多地方修起来会很危险。”

    朱瞻基眼睛一亮,便顺着杨少峰的话茬说了下去:“让大明的百姓服劳役去修那些路,就有可能让百姓面对那些危险,可是把这些参与闹事的都发配去修路,却没这个顾忌。”

    杨少峰点了点头,说道:“想要少造些杀孽,这个我不反对,但是吧,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应该学会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总之就是一句话,该筑京观的就筑京观,该拉去修路的就拉去修路,该弄到大荒的就弄到大荒去!”( 大明优秀青年 http://www.chuncaobi.com/16_16782/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
激情五月天第9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