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六十四章 惊霄
    张御听到声音之后,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实际上,因为这是他的知见真灵,所以后者对他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在其开口说话的一瞬间,那更深层次的意识也跟着一起传递了过来。

    这真灵现在之所以不肯出来,那是因为其在害怕。

    不过并非是害怕什么厉害的敌人,也不是害怕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而是在惧怕他。

    这真灵在惧怕自身的意识被他给抹去。

    知见真灵分共为两种,一种是有着自我独立意识的,一种则是没有自我意识,完全是依附御主存在的。

    完全依附御主存在的真灵自不必多言,与那些正常的观察者类似,它没有任何人心情感,就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工具。

    只是这工具太过呆板,且并不会进行自我学习,真灵所知道的一切东西全都取决于御主。御主如果是一个见识浅薄的人,那么真灵显也无法发挥出多少作用来。

    拥有自我意识的真灵,那就可当一个智慧生灵来对待了。

    它拥有很强的自我意识,若与御主相处不好,那么就不会全心全意的相助御主,这种真灵与御主的关系其实更像是合作者,或者是另一种形式的主仆。

    不过作为御主,他只要愿意,那么随时可以抹去其意识,而桃定符给他打造的真灵更特殊一些,可以进行性情上的改换。

    但他并不想这么做,因为天然诞生的意识无疑最具灵性的。

    他淡声道:“你不必担心我抹除你的意识,我要想这么做早就如此做了,可你要是继续拒绝我的要求,那么我也可能进行这样的考虑。”

    或许是听明白了他的心意,在等了一会儿之后,一丝丝的幽蓝色的光芒从那些好像金属拼合的地方渗透了出来,周围的物事都被染上一层蓝色。

    而后那如银色金属球般的灵舍剧烈摇晃了一下,再咔嚓一声分裂开来,随着一股灼热气息泛出,一片玉白色的光雾自里升了出来,并漂浮在了那里。

    其看去是一个飘忽人形,不过只有一尺来高,身形大概像三四岁的小童,大脑袋,短手短腿,不过头上幻化出了一个道髻形状,髻后还有一根飘璎,身上则是宽袖道袍,若是只看轮廓背影,倒像是一个小道童。

    只是这小真灵此刻在注视下显得非常紧张。

    张御平静道:“你不必惧怕我,你有自身的意识非常好,这是难得的良质,并不是什么瑕疵,我也不会因为你之前躲藏而责罚你,我只要你做好我需要你做得事,你明白了么?”

    那小真灵用力点了点头,随即它想了想,用稚嫩声音说道:“可我看不到你。”

    张御知道它说的看不到,不是说真的看不到他,而是指无法看到他的思想和过去还有身躯内部的各种情况。

    一般的知见真灵需要知晓御主的身躯之上的一切情况,同时还能获得御主所有的知识和经验,如此才能做出最为合适的建议和分析。

    不过他并不需要这些东西,身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就是掌握自身,这并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哪怕是无法背叛自身的真灵。

    而且他与人斗战一向靠自己,并还早早掌握了先见之印,所以也无需斗战建言,他只需知见真灵弥补一些自己顾及不到的地方,同时负责搜集和整合外界的信息。

    故他言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些,我要你做什么时,我会另行关照。”

    他又想了想,道:“你需要一个名字,我观你通体若玉雪白,又若自籽实中而出,就叫你‘白果君’吧。”

    那真灵听到之后,浑身亮了一下,看去很喜欢这个名字。

    张御这时意念一转,“白果君”身形闪烁了两下,便就消失不见了。

    真灵是永远跟随在御主身边的,在他并不需要用到知见真灵时,只要在意识上进行蔽绝,那么其会消失,并处在一种介于存与不存的状态之中,而在他需要的时候,在意识中进行呼唤,便可再唤了出来。

    真灵之事虽是处置好,可他现在并没有离开密室的打算,而是准备将剑器祭炼好之后再出去。

    因为剑胎之中的气机和心光每天都会在与剑胎的对抗之中消融少去,所以他每过一段时间都需再设法灌输一股进去,反复进行祭炼,这就必须他时刻在旁待着。

    不过这样的动作必须要小心,不能将剑胎“惊醒”,其若是提前醒来,并没有得到充分而彻底的淬炼,那么这柄剑器将来的品质和灵性就会大打折扣。

    而这里面的火候拿捏,要求也较为准确,完全就只能依靠御主自身的把握。

    实际上,御主与剑器沟通从此刻就开始了。

    这也是为什么由御主亲手筑炼的剑器与自身最为契合的缘故。

    不仅是前后没有沾染到任何属于己身之外的气机,也因为在打磨的过程之中双方互相适应并由此产生共鸣。

    张御的蝉鸣剑若不是因为完全破碎之后重筑了一回,等于再次打造了一次,将里面的杂染完全剔除,那么如今他运使之时也自是做不到这般毫无滞碍的。

    剑胎打磨需要一段时间,但并不是越长越好,这视御主的手段和剑胎的品质而定。

    林道人所赠的剑胎自然是极好的,藏山一脉俱是剑修,本身就是炼剑的大行家,其所作出的这件赔礼放在藏山之中也是上上之品了。

    而张御的心力充沛而纯正,在炼剑之时不但可以做到源源不绝,而且可以完全渗透入剑胎每一个细微角落之中,连一丝一毫都不会遗漏,根本不必要再去用到其他任何技巧。

    所以在差不多连续用功七天之后,这柄剑胎就已是磨练完毕。

    张御将之拿在手里观察,见其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光芒,变得乌黑一片,表面看去毫不起眼。

    但他知道,这剑胎终于适应了他的气机和心光,现在只差唤醒了。

    这也是必须由御主来做的关键一步。

    新生的剑器就好若新生的生灵一般,对于出世之后其所接触的第一缕气机,或者说所接触的第一个人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一定的亲近,当初的蝉鸣剑,也是由他来唤醒的。

    此时他伸手出去,起两指搭在了剑胎的上方,随后缓缓向外移动,每移动一分,便有一块块黑炭一般的东西从上面剥落,并簌簌掉落下来,那寒光烁烁的锋锐剑刃也是一段段显现了出来。

    随着所有的黑炭褪尽,似有一道闪电在密室之中急骤明灭了一下,霎时将密室中一切照得纤毫毕现。

    张御执住剑柄,见剑身表面如冷镜一般,光滑坚冷,手腕稍稍一转,便有芒光闪过。

    这柄剑器虽已出世,不过还有一个步骤需要完成。

    那便是定名!

    剑名必须由御主赋予,这并不仅仅是一个仪式,同样也是有实质意义的,这是御主从心神深处认可并接纳了这柄剑器。

    而这种心神气意的交融,反过来也同样进一步催化剑器的灵性,并令其朝着御主所期望的方向蜕变。

    他此刻略略思索了一下,手抚剑脊,口中道:“光若惊电,气凌云霄,就唤你为‘惊霄’吧。”

    他这一语说出,手中之剑一震,仿佛是在回应一般,放出一声高亢清长的鸣响,在室内久久不绝。

    他微微点头,这柄剑日后当是作为蝉鸣剑的辅助,两把剑一远攻,一近击,正好能相互配合。

    他持起惊霄剑虚劈了几下,感觉十分顺手合契,剑光过处,周围阴霾也是随即分开。

    试过几次后,他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剑鞘,袖袍轻轻一动,“铮”的一声,就已是将这柄剑器归入鞘中。

    他伸指轻轻敲了敲剑鞘,下一步要做得的,就是要设法炼合“蝉鸣”、“惊霄”二剑,让这两把剑器可以化入自身心光之中。

    若能做到,那么今后就不必持拿携带了,而是可以在对敌之际随时随地凭心意唤动出来了。

    此时他一振衣袖,自蒲团之上站起,从密室之中走了出来,外面天光正明,差不多是食时末。

    他看着外面光亮,决定今日就把学令一职辞去。

    思定之后,他走入了书房之中,取笔拟了一封书信,而后把李青禾唤来,交给其人道:“你把这封辞状送去学宫中台,余者不必多言。”

    李青禾认真接过,一礼之后,退了出去。

    不过半个夏时后,李青禾便转了回来,并将学宫方面的允状带回,同时还带了回来三封空白的荐书。

    张御拿过荐书翻了翻,这东西明显是学宫方面有意卖给他的人情,日后只要是他觉得合适的人选,便可以凭此荐书推举其担任学宫的师教。

    他想了想,把荐书收起,道:“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李青禾道:“回禀先生,按照先生的吩咐,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大的物件也是先送到良州庄园去了,我们随时可以动身。”

    张御点首道:“那也不必多留了,你与青曦、青曙带着妙丹君乘飞舟先去良州,我随后便至。今年我们便在自家庄园之中过年。”

    ……

    ……( 玄浑道章 http://www.chuncaobi.com/16_1682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
激情五月天第9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