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1517章 二十四岁,功高不赏
    赵曙笑的很是欣慰,大抵从登基到现在就数此刻最欢喜。

    他回身,微微昂首,“摆宴!”

    什么惩罚?

    随后沈安就感受到了,韩琦第一个端起酒杯,“安北,大宋灭国第一功就是你,该喝多少?”

    沈安急着回来,这一路堪称是风餐露宿,吃的太差了。

    所以现在他一坐下就大快朵颐。

    闻言他抬起头来,茫然的道:“韩相,不是赐宴吗?”

    他有些心虚了。

    宰辅们除去包拯之外,都带着得意的笑容。

    而赵曙坐在上面视而不见,甚至还干咳一声,表示很满意。

    沈安只想回家,可举杯的是韩琦。

    不管是从年龄还是从职位上来说,韩琦的敬酒他都没法拒绝。

    沈安一饮而尽,曾公亮接着举杯。

    两个宫女在门外看着这一幕,不禁就掩嘴笑了。

    几个老汉轮番上阵,沈安最后是被马车送回了榆林巷。

    “芋头!”

    “娘,我在看秋叶!”

    芋头站在树下,仰头看着数不清的树叶。

    他仰头久了,就觉得脖颈酸痛,于是伸手去拧了一把。

    一阵风吹过,一片叶子缓缓落下。

    “娘!”芋头伸手去抓,可落叶却避开了他的手。他俯身下去,等树叶落地,就一把抓起来,然后跌跌撞撞的往后面跑。

    “娘!你看!”

    杨卓雪听到了他的喊声,刚把毛豆放下,就见他冲了进来。

    “娘,你看,落叶。”芋头欢喜的道:“爹爹该回来了。”

    他的小脸上全是欢喜和憧憬,就等着杨卓雪来验证。

    杨卓雪摸摸他的头顶,想起了西南。

    ——沈安带着大队人马在交趾来回巡视,那些交趾人见到他都跪拜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而她的夫君就像是神灵,冷漠的看着这些人。

    “你爹爹快回来了。”

    包拯叫人来传话,说是沈安灭国之功太大,定然不会在交趾久留,所以冬天应当会回来。

    灭国啊!

    杨卓雪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整个交趾就像是一个缩小的模型,沈安带着人马,只是用马蹄就把交趾踩成了烂泥。

    “开门!快开门!”

    前院有人在敲门,声音有些熟悉。

    杨卓雪偏头,“是谁?”

    芋头摇摇头,“娘,好像是那个李宝玖。”

    “郎君!”外面传来了庄老实狂喜的声音,“娘子,郎君回来了!”

    芋头刚欢喜转身,杨卓雪的速度更快,她一把拎起毛豆,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娘,等等我!”

    芋头急匆匆的跑到了前院,就看到自家老爹一脸傻笑的抱住了老娘。

    咦!

    男女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芋头伸手捂眼,却从指缝里看到了各人的反应。

    仆役们都转过身去,而他的老娘脸颊羞红,却极为快活。显然,这种不合规矩的夫妻团聚的方式才是她真正喜欢的。

    沈安在妻子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就冲着芋头招手,“小子,过来。”

    芋头放开手,磨磨蹭蹭的过去。

    眼前的男人看着黑了些,和梦里的那个有些差别。

    不见时他会怀念,可当真正见到时,他又觉得有些陌生。

    然后沈安就用一个拥抱消除了那些陌生。

    “爹爹,你喝酒了!”芋头快活的勾住父亲的脖颈,让他如同自己小时候般的抱起自己,然后冲着呆呆的弟弟做个鬼脸。

    “哈哈哈哈,对,喝酒了!”沈安用短须去扎芋头的脸蛋,见他躲避叫嚷,不禁乐不可支,然后又去扎毛豆,引发了一场嚎哭。

    他放下儿子,走到了果果的身前,笑眯眯的摸摸她的头,“在家可乖?”

    “乖。”果果抬头,“哥哥辛苦。”

    “不辛苦。”

    沈安当先往后面去,妻儿和妹妹跟在后面。

    这一幕在无数家庭都发生过。

    男儿为一家之主,在外奔波,只为妻儿的生活。

    这就是现实。

    沐浴更衣,再出来时,沈安和妻子妹妹说了些西南的战事,当然,惨烈的那些自然不能说。

    “元泽差点就出事了。”杨卓雪也说了家中和汴梁发生的事,其中王雱的事让沈安不禁笑了起来,“好事。”

    “官人。”杨卓雪皱眉道:“差点就醒不来了。”

    “是人就会有劫难,度过了就是福气。”沈安笑眯眯的道:“为夫此次灭国归来,战功百年未有,这一路为夫都在想着怎么消除功劳……”

    这就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啊!

    “那吴兴疯了。”

    杨卓雪的话让沈安的算盘落空了。

    他酒意上涌,就上了床。

    杨卓雪服侍他睡了,看着他眉间的轻松,不禁微微叹息。

    男人在外面总是要带着面具,唯有在家里才得轻松。

    这话是李氏说的,她还说妻子的职责就是让在外面装样的男人放松。

    比如说杨继年,成年都是板着脸,不放松哪里能坚持这么些年。

    她伸手摸了摸沈安的眉间,觉着他的皮肤粗糙了些。

    西南的阳光很厉害吧。

    她含笑想着。

    ……

    沈家和谐,外面却被沈安归来的消息震动了。

    “他竟然无令归来?”一个官员很是欢喜。

    吕诲面色微冷,“蠢货!大宋百年,对外灭国的就是他沈安,这等大功……从古至今,功高不赏之事发生了多少。冠军侯若是不早逝,就这么一路杀下去,立功下去,你说说他未来会如何?”

    那官员讪讪的道:“功高不赏,功高震主,下场怕是不会好。”

    “你既然知道这个,那还说什么无令归来!”吕诲觉着这些人真的是有些蠢,不,是害怕。

    “沈安挟功而归,有人害怕被打断腿,可你们怕什么?”

    众人都觉得有些难堪。

    “那人太果断了些。”吕诲有些惆怅,“他若是在交趾等候朝中的命令,在此期间的行事都有可能成为日后攻击的把柄,可这人竟然径直归来,可见他知道这些厉害。”

    “我等准备了许多手段,就等他在交趾待半年……可他却回来了,那些手段全数废弃,哎!”

    这个士气不对头,吕诲起身道:“他既然归来,官家必然要封赏,去打听打听,看看官家封赏了他什么。”

    有人去了。

    室内有些郁郁,吕诲喝着茶水,想着沈安归来后朝局的变化,不禁头痛了起来。

    只是一个人啊!

    就让一群人头痛不已。

    他揉着太阳穴,单手撑着下巴,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知杂!”

    外面有人回来了。

    “如何?”吕诲摇晃了一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些。

    来人一脸的震撼,“沈安进了皇城之后,大王亲迎,并为他卸甲。宫中官家带着宰辅相迎,设宴……知杂,这是从未有过的礼遇啊!”

    大王卸甲,君臣相迎,这等事儿只是在故事里听闻,今日却见到了真的。

    吕诲心中苦涩,说道:“灭国啊!灭国之功,能让大宋国祚绵长的大功,自然当得起这等礼遇,咦!”

    他突然问道:“沈安可得意了?”

    众人心中振奋,都盯着来人。

    若是沈安得意了,这就是权臣的苗头,官家怕是会惦记着,只等以后收拾他。

    来人说道:“沈安酒来杯干,未见自矜。”

    “他还不到三十吧?”

    吕诲苦笑,“二十四。”

    室内全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竟然才二十四岁?”

    众人都不敢相信。

    “二十四岁时某在做什么?还在读书。”

    “某倒是考中了进士,不过却被派到了地方为官,什么都不懂,被上官呵斥,被下属蒙蔽,最后灰溜溜的。”

    “那一年某落榜,回家后半月都打不起精神来。”

    “可沈安二十四岁就已经立下了灭国大功,和他相比,我等算是白活了。”

    吕诲沉声道:“他们兄妹是嘉祐三年来的汴梁,那一年沈安十四岁。”

    众人默然。

    “官家并非封赏沈安。”

    这个消息让吕诲的眼睛一亮。

    “这是不好封赏了。”

    功高不赏,历来都是君臣之间的大问题。

    不管是秦汉还是前唐,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君臣们。

    前秦时,王翦出征,生恐帝王不安,于是频繁写信回去索要钱财田地,这便是自污。

    前唐时,李靖在军中威望颇高,更是一战击溃了突厥,威名赫赫,后来也因此而蛰伏。

    雄才大略如秦皇,如太宗,依旧无法免俗,可见权利就是个香饽饽,容不得别人有一丝觊觎。

    众人相对一视,都很是欢喜。

    ……

    沈安一觉醒来,觉着神清气爽。

    今日他刚到家,没人来打扰,所以他起床后,就这么披散着头发出去。

    屋檐下,花花懒洋洋的卧在那里。

    周围很安静,沈安活动了一下身体,觉着有些发酸。

    侧面,芋头突然跑了出来,然后站在院子中间,有些怯怯的。

    沈安招手,芋头慢慢走过来。

    “来,爹爹这里有糖。”

    父子俩就坐在夕阳下嘀咕着,渐渐的只听到芋头在说话,不外乎就是自己有什么好玩的,有多勤奋……

    ……

    第二天,皇城前依旧是僵尸围城。

    秋风吹过,带起了一阵喷嚏。

    “那沈安此次归来,怕是要大用了。”

    “他才二十四岁,怎么大用?”

    “要做宰辅,少说还得等十年,三十四岁的宰辅就已经很吓人了。”

    “这人本事大的没边了,可却太年轻,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某笑他立功再多也是枉然。”

    “蠢货,他二十四岁时可以在家中歇息玩耍,等十年后自然就是宰辅,而你呢?每日蝇营狗苟,最终却毫无寸进。”

    “你想说什么?”

    “某想说你就是个蠢货,也配说沈郡公?”

    “某说了又怎地?”

    几个官员回头,见是唐仁,不禁都笑了。

    唐仁在挽袖子,“沈郡公是某的老师,你等在背后说他的坏话,某若是不阻拦,那就是无能!”

    几个官员讶然,不禁爆笑了起来。

    “我等五人,你一人,怎地,难道你还敢动手?哎哟!”

    呯!

    唐仁主动出手了,一拳就把一个官员打了个满脸桃花开。

    这几个官员经常说沈安的坏话,唐仁已经忍很久了。

    瞬间六人就混战在一起,边上有人在看热闹叫好,有人在跺脚叫赶紧停下来。

    等宰辅们来了时,见状不禁大怒。

    “还不快快住手?”

    “在皇城前斗殴,胡闹!”

    “记下来。”

    众人一阵喧哗,六人分开。

    唐仁已经鼻青脸肿的认不出来了。

    但他在笑。

    得意的笑。

    “沈郡公来了!”

    ……

    第四更,还有加更。( 北宋大丈夫 http://www.chuncaobi.com/9_9799/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
激情五月天第9色